Monday, May 22, 2017

西環律師團

[網上圖片]
一個極權社會要顯得冠冕堂皇,需要甚麼?需要失節失格的專業人士助紂為虐。

例如,扭曲法律、顛覆法治,要靠律師法官誠心配合;兩權合作,調查特首失信失德竟然暗地徵詢被告意見,需要出賣尊嚴的奴才議員;滿紙謊言,把黑說成白,需要文膽要記者要謀臣。

耶魯大學教授  Timothy Snyder 的小書《暴政:二十世紀的二十個教訓》(On Tyranny: Twenty Lessons from the Twentieth Century),警告暴政時代重臨的先兆與應對方式。其中一章節,借納粹德國故事,提醒大家專業道德很重要。如果律師法官與執法者,堅持不秘密審訊、不違法執行死刑,就沒有六百萬猶太人遇害;如果醫生都堅持任何手術都需得到同意,集中營就沒有活人做醫學實驗;納粹德國的殺人公文頗齊全,如果公務員願意守規矩,不處理涉違法違憲罪行的文書,希特勒的暴政,不會如此順利。

這些,都是理應受尊重的所謂專業人士的最基本職業操守。

Snyder教授不忘提醒大家,二戰納粹德國戰犯中,有很多律師,如管治奧地利地區的賽斯-英夸特 (Arthur Seyss-Inquart);在波蘭地區施行暴政的法朗克 (Hans Frank),也曾是希特勒的私人律師。法朗克曾聲言,被處決的猶太人名單,找不夠樹木去製紙貼公告;他亦認為,法律為民族服務,對國家好的事,就是法律。

學到了專業知識,得到了崇高地位,但忘卻了理念,出賣了靈魂。眼看香港,以法律知識服務權貴,以民選議員的身分與特首打龍通,已成為飛黃騰達之路。西環契字頭大家庭家族繁衍,律師隊友人才濟濟,醜事青出於藍。建制派議員不反躬自省,竟然罵豬隊友做得不夠高明。
 
當失格的人不斷獲得賞識,被抬捧得高高在上,大家卻茫然無感,還覺得理所當然,我們已走上淪亡的不歸路。

(本文刊於明報〈2047夜〉,此為長版)

相關文章:
點解香港咁多人渣?


No comments:

Post a Comment